又见“哭片”!七夕档单日票房超5亿《我在时间尽头等你》占一半

2020-09-07 21:33

  七夕档超预期的市场表现,让硬糖君再次感受到久违的“仪式化”观影的力量——管他有对象没对象,看场电影才算过节。

  8月25日“七夕档”,作为影院复工后第一个相对明确的档期,多部新片如约而至。单日全国电影票房达5.2亿元,成为影院复工以来单日票房最高的一天。

  更引发热议的是,爱情片《我在时间尽头等你》一鸣惊人,以2.76亿单日票房突破了《八佰》在8月23日创下的2.3亿元的2020年单片单日票房纪录,也超越了2019年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创下的国产片影史七夕节单日最高票房纪录(2.52亿)。

  《我在时间尽头等你》的口碑不如《八佰》、《哪吒》,但这样一个片名在这样一个档期,加上一系列宣发打法,其爆发也有迹可循。1.43亿的预售票房、2.76亿的单日票房,令人倍感兴奋之处不止是单片的胜利,而是国内影市确已全面复苏。

  7月16日,国家电影局正式宣布7月20日电影院可有序恢复开放营业。尽管各地疫情风险不同、复工进度不同,在各大专业APP上,复工率还是走出了一条令人舒爽的上扬曲线。

  关于影院复工后究竟会如何,包括硬糖君在内的媒体,年初就开始一轮又一轮的预测。实际情况也差不多,春季档大片集体观望,放映列表主要由公益性复映的一批经典影片撑起。除国产票房前十系列,还有诺兰套餐与童年回忆《哈利波特》。曾在春节档消失后“独挑大梁”一段时间的《误杀》也加入复映行列,于8月11日票房突破13亿大关。这路线也是可遇不可求的独一份了。

  不过,传说中的“报复性观影”并未第一时间到来。可能是疫情阴影犹在,加上初期座位分隔、120分钟的观影时长限制,令一部分观众望而却步。另一方面,经典重映、奥系影片更多吸引的是深度影迷,想要撬动大众市场,还是要等待重量级的国产新片。

  终于,管虎的《八佰》重新定档8月21日,填补了这个空位。从定档到点映,影片以超高话题度将电影强势带回主流舆论场与人们的生活中。8月21日全国公映后更是表现强劲,上映不到一周,票房已突破13亿。

  事实上,常年被暑期档“包围”的七夕档一直有着“伪档期”、“人造档期”的争议。甚至近些年来,鲜少有爱情片专门选择七夕定档。七夕档的领跑者也都是《一出好戏》、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这类片子,虽然本身拥有话题度,但并不是十分契合七夕档的观影氛围。

  2月14日的情人节档,也是受疫情冲击较为严重的档期之一。原定的13部新片全部撤档,其中甄子丹的动作片《肥龙过江》选择转网播出,奥系影片《乔乔兔》与李现主演的《抵达之谜》复工后相继上映。纯爱片《我在时间尽头等你》、文艺片《荞麦疯长》以及女性题材的《小妇人》则纷纷重新定档七夕,再次狭路相逢。

  《八佰》带动下的报复性观影热潮、七夕节的仪式感,加上题材十分“对口”的影片储备,使得今年七夕档在预售期间已经数据一路走高,为当日的强劲的票房表现埋下伏笔。

  综合票房、评分、网络热度等多个角度来看,一日收割2.76亿票房的《我在时间尽头等你》是七夕档当之无愧的赢家,为什么?

  看一下同档期其他影片——《八佰》口碑虽好,但战争题材不太适合七夕的甜蜜氛围;《小妇人》青春唯美,但更像是影迷专供(然而网上也早有了高清资源)。外国名著对于国内观众来说,显然有些遥远了。香港班底拍摄的纪念梅艳芳影片《梅艳芳菲》同理。

  《荞麦疯长》三位主演都是当红偶像,不过这是一部标准的文艺片,宣发物料中也没有掩饰这一点。有了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的“前车之鉴”,观众也学乖了没上当。毕竟七夕观影社交属性极强,相比沉闷隐晦的文艺片,还是能让女生珠泪涟涟哭倒在男朋友怀里、得到情感净化,再提供一些金句发社交媒体、为七夕留念的纯爱片更合适一些。

  显然,剧情宛若影版《想见你》的《我在时间尽头等你》,就是这样一部作品。它从《后来的我们》、《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》等前辈手中,接过了“催泪爆款”的大旗,成为了今年以小博大的奇迹。

  除了定位鲜明、文案给力,影片的宣发也下了大工夫。《我在时间尽头等你》由阿里巴巴影业集团、宸铭影业(上海)有限公司、安乐影片有限公司、万诱引力甲有限公司、安乐(北京)电影发行有限公司、北京中联华盟文化传媒投资有限公司出品,是阿里影业“锦橙合制计划”又一力作。表面看不出高配,但也算是“A选之女”了。

  影片起初定档情人节,但在元旦与春节档之间已经做了点映,在诸多大片之间留有姓名。7月16日复工消息尘埃落定,当天下午,《我在时间尽头等你》便官宣定档七夕,开始新一轮造势,并提前19天开启预售。待到上映时,影片首映日预售票房达1.43亿,七夕当天排片占比高达50.2%。

  其次是紧抓七夕节,强调仪式感。不止打出“2020年第一场爱情电影,一定要和最爱的人一起看”的slogan,还提出了“多种七夕创意玩法,2020重过情人节”的概念,并与影城一起打造了仪式感满满的13:14、20:20、23:59等场次,为情侣们留下特殊意义的电影票。

  再次,采取情绪营销路线,抓住年轻观众,猛攻下沉市场。淘票票方面透露,为了让观众情绪得到最大程度激发,他们锁定了音乐和短视频这两个维度为核心阵地,并在这两个层面倾斜了常规电影营销近2倍的资源和力量,包括映前发布4支主题曲、推广曲。

  直播、短视频两大新媒体,在帮助影片宣发触达下沉市场方面,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在组织多达365场的线下观影团,邀万对情侣共度七夕的同时,影片也组织了两轮线上的灯塔冲击播售票。首轮由20多位淘宝主播在映前一周进行线上售票,扩大影片曝光。第二轮是8月25日上映当天,由导演姚婷婷做客薇娅直播间互动,当场售出20万张电影票。

  当然了,论下沉,没有哪里比得上短视频平台。和许多前辈一样,《我在时间尽头等你》从许久之前便开始深耕抖音阵地。重新定档以来,影片一直高居抖音热榜首位。影片官抖目前共发布了125条作品,内容包括互动话题、影片高能片段以及提前观影中观众落泪的画面等等,粉丝多达35.5万,获赞1416.6万。

  这不禁令人联想到不久之前,在上影节论坛上,阿里影业总裁李捷做出的判断:后疫情时代,宣发行业可能彻底整合,基于在线直播、短视频的宣发手段将成为标配。

  《八佰》跟着七夕档,证明了市场依然在、观众依然在,也体现出观众中存在着走出家门、与好友一同感受光影魅力的“报复性观影”情绪。那么,九、十月份,能否将这一良好势头延续下去?

  八月底到九月,《八佰》依然在映,但新片似乎是进口片的天下。最受瞩目的自然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、诺兰的新片,9月4日上映的《信条》(淘票票首席营销平台)。影片讲述整个世界危在旦夕之际,特工利用“时间逆转”努力防止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的故事。

  这似乎是温情的《星际穿越》、沉郁的《敦刻尔克》之后,诺兰首次回归动作片。巧的是,8月28日,其另一部动作片代表作《盗梦空间》也将重映,对于《信条》来说可能是一次强效预热。

  其他英语国家电影还包括8月28日的《电力之战》(2017年首次上映,漫威“小蛛配奇”组合主演),9月18日的《邻里美好的一天》(汤姆·汉克斯主演的治愈系影片)。

  此外,9月份还有三部日本影片,包括重映的《菊次郎的夏天》(北野武作品,豆瓣“即将上映”排行中热度最高的一部),东野圭吾小说改编、木村拓哉主演的悬疑片《假面饭店》以及催泪的日式家庭片《漫长的告别》。

  与进口片相比,国产新片稍逊一筹。相对突出的有包贝尔、辛芷蕾的科幻喜剧《我的女友是机器人》,郭富城、杨千嬅主演的港片《麦路人》,中国首部海外维和战地纪实电影《蓝色防线》,以及两部文艺片《通往春天的列车》(任素汐主演)与《无名狂》(悬疑武侠题材)。

  这也可以理解,毕竟紧跟着就是国庆档,爱国情绪加上小长假的合家欢观影潮,那才是国产新片的主场。目前,两部曾经的春节档影片《夺冠》与《姜子牙》已经确定于9月30日和10月1日上映,硬糖君此前已经盘点过多次,在此不做赘述。

  另外,10月1日还有两部重量级喜剧片、以及其他三部国产动画电影集体上映。《我和我的家乡》和去年的《我和我的祖国》一样,是众包式拍片。张艺谋担任总监制,宁浩担任总导演,宁浩、徐峥、陈思诚加上闫非&彭大魔(开心麻花)、邓超&俞白眉分别执导五个故事的喜剧片,演员阵容也相当强劲。有了《祖国》成功案例在先,不难想象《家乡》届时的反响。

  阿里影业的另一部“锦橙合制计划”作品《一点就到家》由陈可辛监制,许宏宇执导,刘昊然、彭昱畅、尹昉主演,讲述三个年轻人从大城市返乡,机缘巧合下开始电商创业的故事。陈可辛的《中国合伙人》是国内为数不多的、成功的创业题材影视剧,《一点就到家》宛若其青春版。许宏宇刚在《穿越火线》中展现出他对男性青春群像的驾驭能力,这也令人对《一点》多了一份关注。

  其余三部动画影片《奇妙王国之魔法奇缘》、《木兰:横空出世》(与迪士尼的《花木兰》没有任何关系)和《海底小纵队:火焰之杯》(BBC动画剧集的剧场版,电影由中外合作开发,万达参与出品)。鉴于《姜子牙》目前看来是一部相对复杂的“超级英雄”式神话大片,其他更加低龄化的动画电影,应该也能在全家观影潮中分得一杯羹。

  此外,命途多舛的真人版《花木兰》,在北美、日本等地区已确定于9月4日上线流媒体平台Disney+,国内档期迟迟未定。是在9月空降,还是在10月中下旬错峰上映?也是近期非常值得关注的消息之一。

  无论如何,中国影市领先全球复苏,大家悬着的一颗心也算可以放下来了,接下来便是压了大半年的新片们的硬较量了。

  原标题:《又见“哭片”!七夕档单日票房超5亿,《我在时间尽头等你》占一半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