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没参加过《脱口秀大会》录制但却看了一场脱口秀比赛太好笑

2020-09-09 15:16

  最近热播的《脱口秀大会》节目,几乎每一期都有段子引发热议。在这种热热闹闹的气氛中,单立人喜剧组织的原创喜剧大赛开锣。

  人们在线上看到的大部分脱口秀节目,都是上海的笑果文化公司出品,如今大家熟悉的脱口秀演员,也是通过这些节目逐渐走红。位于北京的单立人喜剧,更多组织的是线下演出,先在北京演出,而后到全国各大城市巡演。尽管单立人的演员一个个也都身经百战经验丰富,但由于很少通过线上节目曝光,因此知名度都不算太高。

  不过今年的《脱口秀大会》更加开放,除了笑果的演员也请到不少其他演员,其中就包括来自单立人的周奇墨和贾。贾耗发挥失利没能进入前30强,周奇墨被塑造成大魔王形象,尽管也获得很多人的肯定包括罗永浩,但比赛过程几经波折,进入决赛之前还是被淘汰了。

  不管怎样,观众还是通过线上平台,看到周奇墨这样风格不同的演员。这对于单立人的演员们来说,也是一种新的尝试——线下演出和线上演出有着很大的不同。

  2019年,单立人就曾经举办过原创喜剧大赛,今年是第二届。第一届动静不算太大,这一次参赛人数则多了不少,全国各地脱口秀俱乐部近200位演员报名,经过筛选其中40位优秀选手进北京进行现场角逐。

  第一场比赛9月3号晚上举行,地点是如今搬到天桥艺术中心的疆进酒。我在网上看完当晚的比赛,意识到经过多年发展,如今的脱口秀已经遍地开花,演员们水平也普遍不低,因此遗憾自己没能去现场观摩。好在第二天也就是4号晚上,我来到疆进酒。

  刚一进现场,在门右侧就看到单立人的演员郝雨老师和小鹿在进行直播,向新浪网友介绍比赛情况。他们两个都是进行过多次巡演的高水平演员,这一次只参与二现场直播不上台演出,这应该也是一些参赛选手的幸运。随后的比赛过程中,主持人毛书记还问一位女观众最喜欢单立人的哪个演员,她说是郝雨。

  与平时看单立人的演出不同,现场观众不仅是普通观众,还是现场评委,每人手中一个投票器,喜欢谁的表演就按下1键。主持人毛书记上台之后反复叮嘱一个投票原则,一定要客观公正,投票只有一个标准,那就是你是否喜欢他今天的表演,这和你印象中演员平时的表现没有关系。

  在前一天担任主持人的是周奇墨。原名毛冬的毛书记参加过上一季的《奇葩说》,表现时有亮点,这一次一上台他就“揶揄”起周奇墨在《脱口秀大会》的表现,说周奇墨在节目中两次被淘汰,这一次自己又把他淘汰不让他做主持人了。

  在平时的演出中,主持人是至关重要的。他第一个出现在舞台上,因此首先需要他负责热场,前几分钟也要像平时的表演一样说一些段子,还要和观众互动,为演员铺垫气氛。而每一个演员演完之后,他还要对他们的表演进行一些点评,翻出一些新包袱儿,主持和演员表演形成一种水涨船高的现场关系。

  不过在当天的比赛现场,毛书记是不能这么做的。为了不影响观众对个别演员的评判,主持人不能随意对演员表演进行评论和调侃,大部分时间毛书记只能聊与演员和表演无关的话题,很多时候只能和观众互动。统计最终总排行的时间里,身为河南人的他还仿学了一段豫剧《穆桂英挂帅》,很有味道。

  头一天有20位演员登场,当天也是20位。除了单立人喜剧的几位演员,绝大部分我此前都没听说过。而通过毛书记的介绍才明白,如今脱口秀俱乐部在全国如雨后春笋,沈阳、大连、上海、深圳、西安,很多地方都有专门的俱乐部,这些演员或专职或兼职在当地表演。有的人应该已经小有名气,台下就有观众说是为了某某演员而来,还有人做了打call小标语。

  比赛开始之后,我发现确实有不少高手藏在其中。他们当中有些人的表演看上去已经很成熟,包袱和节奏拿捏自如,一些不知名演员的表现看上去也不输老将。尽管他们中有好几个人说,在当地见不到这么多人看脱口秀,场子变大之后倒也显不出特别慌张。

  这些人大部分还是有脱口秀演员之外的职业,有人做外企HR,有人是脏辫师,有人是喜剧演员,有人是国企职工。

  单立人喜剧从刚一创建开始,就提出一个口号叫做“上舞台,演自己”。当天的舞台上很多人说的都是与自己职业有关的事情,在多年工作中他们经历过不少趣事怪事可气的事,经过再加工成为舞台的包袱儿,公开演出来供大家一笑。

  20个演员当中,除极少几个表演遇冷之外,大部分人五分钟的表演里,都有几个或很多梗引发观众的笑声,有一些甚至形成炸场效果,引得大家欢呼并鼓起掌来。

  《脱口秀大会》节目中Rock说过一句话,哪个新人一年下来还不攒五分钟好段子吗?的确如此。经过一年甚至多年精打细磨,一些经过现场检验的段子积累下来,就成为一些生面孔演员的保留节目,他们拿到大赛中表演,就有可能成为黑马。

  我知道的几位单立人演员,当天都发挥稳定,从中也能看出单立人喜剧的演员确实都具有相当的实力。教主平时的表演风格就比较火爆,当天也算是火力全开,最终赢得全场最高分。贾耗在《脱口秀大会》上讲后街男孩演唱会的梗表现平平,这一次更加注重文本和表演,获得第二名。

  平时与教主一起担任《无聊斋》主播的博博和六兽,最终的分数尽管不够理想,但呈现出来的都是我非常欣赏的风格。六兽的表演尤其大胆,大赛上还敢于用险,居然把三个段子的底率先抛出,再从头叙说。事实证明,这种方法违背喜剧规律,不太可取。

  一头红发的演员周欣雨来自上海,也是当天唯一的女演员。她最终获得第三名的好成绩,与她轻松的状态和重口味表述有关。

  这也反映出现场表演和线上表演的极大不同。尽管《脱口秀大会》上也经常出现争议性比较大的观点输出,比如杨笠强怼直男的段子,不过不管怎么说,现场节目的审查尺度还是非常严格,一些大概率会引发剧场观众狂欢的内容,是不可能在视频节目中出现的。建国、程璐他们对选手的表演内容进行把关,很大一部分责任就是确保表演不越界,吐槽不出事。

  另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,剧场脱口秀的舞台可以对演员提供一种保护。来看演出的观众与演员互相达成默契,即使演员可能对部分观众心理产生某种冒犯,坐在台下的观众还是能够接受,至少很难当下公开反对。

  网上节目则不同,有些人是常看脱口秀的老粉丝,还有更多人是路过偶尔瞥到,他们并不对表演和演员有好感,更有甚者会带着审视的目光来看,因此一些尺度稍大的说法,就有可能冒犯到他们,键盘侠快速抵达现场。

  不过晚上在直播中看这两场比赛的网友,是几乎听不到一些尺度大的说法的。现场比赛和直播画面有几十秒的时差,敏感性强且手速超快的单立人工作人员,会对一些可能引发不适的表演进行消音,因此线上观众有时候看到现场笑作一团,却听不清演员到底说了什么。

  由此我想到二人转和绿色二人转。刘老根大舞台表演的绿色二人转好笑不好笑?好笑。但对于看惯了原生态二人转的东北人来说,它的好笑程度已经大大降低。但问题在于,如果二人转总是保持原始的状态,也不太可能引发如今这么多人的关注。

  对于脱口秀或者说单口喜剧,它的最大魅力当然不是重口味和擦边球,在中国的文化环境它也不可能像西方那样表演百无禁忌,但至少在范围更小的剧场,适当的尺度放开还是应该被允许的——水至清则无鱼。

  20个演员陆续登台,嬉笑怒骂,由于理不歪笑不来,我发现很多人表现出来都是一种玩世不恭的毒舌状态。当然不能说他们在台上是这样台下也是如此,这毕竟是表演需要变形夸大,但如果他们在台下二三十年里一直是规规矩矩的好孩子,一时是很难表现出这样的状态的。

  当然也不排除另一种可能,即使是好孩子,内心也都有叛逆的坏孩子的一面。起码目前门槛还并不算高的脱口秀,给做着重复工作过着普通人生的人们,提供了舒一口气的机会。

  演出结束后向外走,在出口看到单立人喜剧的创始人,也是一名单口喜剧演员的石老板。他并不避嫌地参加了3号晚上的首场比赛,成绩排名当晚第一。

  他创办单立人以来坚持让演员立足线下演出,轻易不去参加节目凑热闹,事实证明他不同于笑果文化的另一条道路也已经走通,看到了别样的风景。

  石老板本来就爱乐,像年画里的抱鱼娃娃一样,看到观众脸上挂着的享受的微笑,此刻他笑得更开了。

  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  华春莹:所谓中国迫害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的论调本来就是伪命题,是抹黑中国的闹剧

  中国华电董事长、党组书记温枢刚会见贵州省副省长:打造水风光电一体化新能源基地

  行走自贸区|五级书记抓营商做好服务企业“店小二” 海南以超常规举措创一流营商环境